今天是:   欢迎访问通信维护技术行业的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通信技术 > 通信管理 >
分享到: 收藏

三方网优的凛冬
2018-03-11 13:48:2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和网优这个行业有着不可割舍的感情,这是一个曾经让我引以为豪的职业。但现在的网优已今非昔比。

        我和网优这个行业有着不可割舍的感情,这是一个曾经让我引以为豪的职业。但现在的网优已今非昔比。源起于中国移动2018年至2019年无线网络优化服务集采(中低端)结果出来了。

 

  有同行深喉爆料,投标价格创了新低,最低投标价仅为25%,其中较大标段的投标价最高37%左右,估计中标价格在35%以下。对于招标结果,业内普遍认为,三方网优市场呈现集中化和低端化的趋势。在价格竞争加剧、利润下滑的背景下,行业集中化、规模化,乃至大者恒大的趋势就越发明显。市场份额向规模更大、实力更强的设备商和服务商集中,小型网优公司独立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行业加速整合化。这不是今天才有的现象。通信市场的主要采购方式早就向大批量集中采购和少量的协议采购倾斜,缩减供应商数量,批量集中采购,对供应商来说可以薄利多销,对采购方也更容易“砍价”。不过,由于网优市场其实主要就是“卖人”的市场,薄下来的利无非就是工程师的收入,多销的也可能是工程师的工作量。在薄利多销控制成本的总基调下,经过一轮又一轮的降薪之后,经验丰富的老工程师逐渐离开,换血一批更加低价的年轻工程师,行业进而陷入技术低端化的趋势。而中标份额集中在少数几家大公司后,这种低价化的趋势或将更加严重。
  这些中标的大企业毕竟自有人员有限,或者根本不想养人,养人的成本太高,而那些未能中标的小型网优公司也不得不在夹缝中求生存,于是,市场就出现了“层层外包”的现象。“层层外包”的最终受害者毫无疑问还是底层的工程师。比如,如果按单价合同计算,采购方给出的一个中级工程师的单价为1.8万元/月,中标方扣掉20%的管理成本后再转包给一家小型网优公司,这个单价就变成了14.4万元/月。这家小型网优公司通常要保证30%的毛利,那么这个工程师最多也只能拿到1万元/月。如果再遇上不厚道的老板,想尽办法克扣员工工资,最终这个行业被搞得和建筑工地没啥区别,“民工讨薪”的事屡屡发生。
  2003年的时候,我认识一位三方网优工程师,这哥们不但爱网优还爱旅游,是工作与生活平衡论的强烈信奉者,把小日子过到极致,干一年网优,然后背上背包远出旅游一年。钱花光了,再回来干网优。不难想象,当年的网优不仅是高收入职业,而且还是幸福感和安全感极强的行业。但现在的网优行业已今非昔比了,说一片怨声载道也不夸张。一个“高大上”的职业为何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呢?毫无疑问,这是大环境使然。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网优作为通信服务业,处于产业链末端,市场稍有风吹草动,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企业。
  我们正处在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有些东西注定要被淘汰,就像我们网络末端的智能手机淘汰功能机、相机、计算器一样。网优这个行业也在不断改变。我们讲以前的网络叫“以网络为中心”,现在的网络趋于“以用户中心”,这就要求网络要具备主动预测、多数据关联分析、快速响应的能力,而传统网优全靠人力堆出来的方式是无法应付的。未来物联网时代,现有的用户感知体系完全不适合于“不会投诉”的万物,网优行业更是会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事实上,中国移动早就提出网优要面向“集中化”、“自主研发化”、“基于大数据分析”、“自动优化”方向转型发展。再说远一点,未来的移动通信网络除了射频部分,其余数字部分均将面临虚拟化和IT化,请问传统网优还剩下什么?掰天线吗?
  可面对变化,一些传统的网优公司又能什么?我知道一家网优公司,专注网优20年,但20年来这家公司的运作模式几乎一成不变,仍旧像一个皮包公司一样靠“买卖人头”赚取差价,项目高峰期就大量招人,项目低谷期就大量裁人,连花几十万开发一个小网优软件都舍不得。20年赚的钱去哪里了?老板们都拿去炒房了吗?这其实也不能怪老板们。毕竟三方网优公司处于产业链末端,没有技术和资源优势,转型成本高、风险大,难有革命性的变化。人都是有惰性且善于权衡利弊的动物,索性不如得过且过,行情还能维持就多干几年,行情不好,随时都可撒手不干,毕竟就是个“皮包公司”,没啥损失。
  所以,写到最后,不由想起《世界的凛冬》里的一句话:如今,世界再次破碎,甚至更加暴烈和残酷。然而,这就是他们的时代!我也曾试图去找出一些关于传统三方网优的一些乐观的观点,但很可惜,能力有限,没有找到,如果您有,也请您留言。

相关热词搜索:三方 网优

上一篇:关于通信基站损坏索偿指南及注意事项
下一篇:从联通到华为,再从移动到铁塔,最后我去创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