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通信维护技术行业的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新闻 > 通信人物 > 正文
分享到: 收藏

王诤传 (连载十四)
2017-09-21 10:12:51   来源:   评论:0 点击:

1936年,红军长征到达延安后,王铮(前排左二)同曾三、伍云甫等同志合影周恩来指令电台联络二、六军团1935年6月12日,一、四方面军在四川省

1936年,红军长征到达延安后,王铮(前排左二)同曾三、伍云甫等同志合影

周恩来指令电台联络二、六军团

  1935612日,一、四方面军在四川省懋功胜利会师。

  622日,一、四方面军召开机务、报务人员联席会议,对电台的通信人员做了统一调整,四方面军有所加强。

  86日,中共中央在毛儿盖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组织左、右路军北上。根据这一决定,中央军委把红一、红四方面军混编为左、右两路军。红一方面军的五、九军团和红四方面军的第九、三十一、三十三军组成左路军,由总司令朱德、总政委张国焘率领,经阿坝北进;红一方面军的一、三军团和红四方面军的第四、三十军组成右路军,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及前敌总指挥部率领,经班佑北上。

  军委三局局长王诤、政委伍云甫根据红军总司令部于83日制订的《夏洮战役计划》,制订出周密的通信保障计划,并将全部无线电分队隶属关系、电台使用的通用密码本、专用密码本规定,附于通信保障计划文本之后,要求“各军首长及参谋长,负责严格督促各电台遵守总部规定通报,不得贻误军机。”

  为了加强左路军的通信联络工作,军委三局政委伍云甫奉命率三局、通信学校、电话队一部,随总司令部跟左路军行动;局长王诤率通信总队一部则留在右路军,负责组织中共中央、中央总委及右路军的通信联络。

  99日、11日,中共中央接连发电给张国焘,指出“目前方针只有向北才是出路”,指令他“立刻率左路军向班佑、巴西开进,不得有误。”张国焘置若阁闻,坚持南下,反诬中共中央率红军主力北上为“逃跑”。中共中央当即于912日在巴西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立即率中央机关和一、三军团迅速脱离险境,由巴西地区北上甘南。

  1019日,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同陕北红军会合。这时,中央红军有电台5部,报务员23人,机务员3人,见习员4人,技工2人。陕北红军有电台3部,报务员6人,被俘技术人员4人。二者合计电台8部,报务、机务员30余人。

  193512月初,在周恩来亲自拟订的《西北军委后方工作计划》中,通信工作的部署是:“清查现存材料,计划并实行屯集柴油、汽油、润滑油;在后方成立175瓦大电台,配制1部手摇马达送前方;单独成立新闻台;开始建立有线电话线,第一步联络后方主要机关;考察后方技术人员,适当地分配其工作。”军委三局即照此展开工作。

  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后,非常关心二、六军团行踪。12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瓦窑堡会议通过的《关于军事战略问题的决议》确定:“准备以6个月(2月至7月)完成下列任务……(15)完成与苏联的通信联络……(17)完成与二、六军团的通信联络。”周恩来即指令王诤完成这些任务。

  从遵义会议到胜利抢渡大渡河,是中央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最关紧要、具有决定意义的阶段,也是战争史上光辉的范例。没有这一阶段的胜利,红军就难以转危为安,就不可能完成北上抗日的伟大战略任务。在这一阶段,军委三局及其所属无线电台人员经受住了严峻考验,圆满完成了保障指挥的任务。每当关键时刻,王诤总是亲自上机工作。但是,“完成与二、六军团的通信联络”确非易事。

  中央军委与红二、六军团的无线电联络,早在8月份就已中断。对于无线电通信来说,中断联络几个月,呼号、波长是否变化?再用原来的呼号有无可能使对方误以为冒充?加之中央军委对二、六军团无线电联络的电台和密码本在随左路军行动后留在了四方面军。在这些建立无线电通信的基本条件失去后,用常规方法恢复联络是不可想像的。

  王诤接到周恩来交给的任务后,立即组织人员昼夜守听。他再次亲自上机,在过去联络过的波长范围内不停地寻找。经过半个月的艰苦搜寻,终于在1936127日夜12时,从一个熟悉的发报手法中,辨认出是红二、六军团的电台正在同红四方面军的电台通报,于是将发报机调谐到四方面军电台的频率上,插进去呼叫,引起对方报务员的怀疑,便问:你是何台?王诤回答:我是王诤,奉命与你们联络,请队长上机,有重要事要谈。队长上机后,双方约定了联络办法。

  当军委三局电台同红二、六军团电台沟通联络后,因没有密码,发出的第一份电报用的是明码,内容是:“弼兄(指任弼时):我们已到陕北保安,豪密留老四处……弟豪(指周恩来)”。这是周恩来发给任弼时的一份简短明码电报,说明中共中央已到达陕北,原与二、六军团联络的密码本留在四方面军。接着中央电台与二、六军团电台约定了密码。

  恢复联络后,中共中央了解到二、六军团的基本情况。对二、六军团来说,则得知中共中央已胜利到达陕北的消息,同时也澄清了在此之前同他们建立联络的电台并非中共中央的,而是四方军的,从而对张国焘有了警惕。

  经过个把月的联络,由于张国焘一直不肯把通报密码告诉中央军委和二、六军团,中共中央决定暂停直接联络,中央与二、六军团的往来电报仍经四方面军转,主要考虑的是约定的密码是否被泄漏,而且电报暂经四方面军转有利于红军的团结。

<未完待续>

相关热词搜索:王诤传

上一篇:王诤传 (连载十三)
下一篇:王诤传 (连载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