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通信维护技术行业的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新闻 > 通信人物 > 正文
分享到: 收藏

王诤传 (连载十三)
2017-09-21 10:09:3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布面油画:《四渡赤水》 作者:申根源、梅肖青、孙向阳、王天任四渡赤水战役中的无线电通信1935年1月19日,中共中央及中央红军离开遵义,

 

布面油画:《四渡赤水》   作者:申根源、梅肖青、孙向阳、王天任

四渡赤水战役中的无线电通信

  1935119日,中共中央及中央红军离开遵义,移师北上,一渡赤水进入川南。218日,又挥戈东进,二渡赤水重入遵义。316日,红军又挥师北上,三渡赤水再次入川。321日,突然折向东北,四渡赤水向南疾进。331日,抢渡乌江,佯攻贵阳,威逼昆明。这就是近代战争史上著名的四渡赤水战役。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指挥调动红军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东西不足200公里宽,乌江与长江之间南北不足200公里长的狭小地域内,迁回穿插于敌人数十万重兵之间,巧妙地跳出敌人的合击圈,两次入川,两占遵义,大战娄山关,积极寻求战机,有效歼灭敌人。在这史无前例高度机动灵活、用兵如神的战投指挥中,王诤及其领导下的军委三局,以无线电通信为主要手段,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人的潜能,使得那些在当时也远非先进的技术设备大显神通,有力保障了总部作战意图的实施和对各军团的作战指挥。据不完全统计,在129日至321日期间,时间不足2个月,及时收发的电报极为可观,仅军委与各军团间即达280余份,其中朱德总司令签署的在200份以上。

  在四渡赤水前后,朱总司令对使用有线电、无线电通信有不同要求。例如:“一渡”前,127日,在部署第二天的行动时指示:“军委纵队仍留土城猿猴地域,野战司令部指挥所于兰坳头附近,与一、三、五军团保持电话(联系),与九军团保持无线电联络”。222日,在“二渡”过程中,他要求各军团,“特别是第一、三两军团应密切取得无线电联络”。34日,根据军委首长指示,王诤亲率无线电二十九分队一部、电话队和通信连各一个排,到前敌司令部执行三渡赤水及以后的通信保障任务。36日,又加派1个无线电分队和电话队1个排。由此可见“三渡”时前方通信联络的紧张程度。

传授破译密码的技巧

  在整个长征期间,红军所遇情况极端复杂,斗争极其艰苦。为了打破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保证红军北上的胜利,王诤根据他丰富的经验和深厚的技术功底,利用行军作战空隙,同大家一道,进一步探讨对国民党军队无线电通信的侦破工作。例如,如何利用敌台报务员在通信中的交谈,或关于驻地、军情、生活等方面的通报,巧妙地获取重要情报,取得显著效果。

  国民党军队电台之间配发有一种简易密码,供互通情况之用。王诤熟悉这种简易密码的编制和使用的规律。于是,研究如何破译国民党军队使用的密码,传授破译密码的技巧、规律和方法,成了他的另一项任务。在他的研究、思考和传授、指导下,红军通信战士终于掌握了这门技术,从而奠定了破译国民党军队无线电通信密码的基础。从中央苏区到长征途中,他始终不放松对这项技术的钻研,侦听破译工作卓有成效,对保证红军及时掌握国民党军队动态,使最高领导机关迅速做出正确决策,争取迂回曲折的战略行军和战役胜利赢得主动权,起到了难以估量的重要作用。

周恩来下令寻找王诤

  四渡赤水战役之后,红军经贵阳城外向云南方向挺进。为了摆脱围追堵截,抢渡金沙江,部队实行强行军,行军速度世人罕见,有时每天竟达100公里以上。按照红军的编制规定,王诤配属有乘马,但是他从不乘骑,乘马用来驮载通信器材。恰逢此时,王诤患了疟疾,每日时而发冷、时而高烧,身体极为虚弱,他仍咬牙坚持行军。一天,部队到达云南省曲靖附近,突遭国民党飞机袭击,官兵紧急分散隐蔽在一片油茶树林里。在白军飞机扫射轰炸后,红军部队接着急速行军。走出几里路后,发现王诤不见了,问他的马夫同志,也说没看见。于是,叫马夫返回原地找人,其他同志继续向前赶路。到达宿营地后不久,马夫赶了上来,他说一直等到部队都走完了也未见到王诤局长。三局人员顿时紧张起来,因为王局长万一有个闪失,责任重大,非同小可。

  三局无奈,只得把王诤丢失的情况如实报告周恩来副主席。周副主席对此事极为重视,指示三局立即派人沿原路寻找,并特别嘱咐要到敌机空袭时部队分散隐蔽的地区去找。三局连夜派一个排的兵力,点着火把,沿原路返回,寻找自己的局长。当时,据刘寅和龚兴贵分析,有这样几种可能性:一是王局长跟随友邻部队走了;二是他病重,被敌人找到杀害了;三是他自行到别的地方去了。但是,他的部下一致认为,王诤同志参加红军后立场坚定,是经过考验的,完全可以信赖的。

  当寻找王局长的一队人马折回宿营地,说是仍未找到时,三局即报告周副主席,请示下一步怎么办。周副主席笑着说,一军团一师来电报,说王诤局长在他们那里。

  三天后,在昆明以北地区,王诤“归队”。他笑着知诉大家:“那天,敌人空袭时,我正在解大便,蹲在一棵树下,身体发软,昏迷过去。当我醒来时,太阳已偏西,见你们已走,便急急忙忙往前赶,直到夜里才赶上一军团一师的部队。”当时,山路急行军,当务之急是走出危险地带,大军所过,用野菜填饱肚子已属不易,连身体健壮的人都个个累得肠鸣、头晕、腿发软,何况一个重病号,这是何等坚强的意志!

<未完待续>

相关热词搜索:王诤传

上一篇:王诤传 (连载十二)
下一篇:王诤传 (连载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