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通信维护技术行业的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新闻 > 通信人物 >
分享到: 收藏

王诤传 (连载二)
2017-03-17 15:36: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王诤的家乡——江苏省武进市(原武进县)天井桥(1997年摄)【第一章 青少年时代】王诤,原名吴人鉴,字凤岗,号雨峰。1909年 5月 1 6

王诤的家乡——江苏省武进市(原武进县)天井桥(1997年摄)

【第一章 青少年时代】

王诤,原名吴人鉴,字凤岗,号雨峰。1909 51 6日生于江苏省武进县戴溪乡天井桥村一户耕读人家。

武进历史悠久,素有“江左名区,中吴要辅”之称。武进襟江带湖,如镶嵌在长江与太湖、滆湖之间的一块碧玉。这里以“物华天宝、人文荟萃”而闻名于世。

南朝昭明太子萧统在这里组织编篡《昭明文选》,被誉为“总集之最”,陶冶了武进人重视文化的风尚。现代的武进,更是人才济济,群星璀璨。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瞿秋白、张太雷、恽代英和“抗日七君子”李公朴、史良,艺术大师刘海粟,戏剧家洪深等,都是武进哺育的一代英杰。

建国后,武进如虎生翼,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生产蒸蒸日上,经济不断发展。其综合经济实力,居全国农村百强县前茅,是全国“十大财神县”之一。1994年,武进率先跨入全国首批“小康县”的行列,被誉为“太湖明珠”。

天井桥,因村东头有一座横跨锡漂河上的大石桥而得名。如今大石桥已不复存在,在原大石桥北边,另建一座水泥大桥,横跨东西,人们仍称天井桥。

站在大桥上,向东望去,远处可见南山、凤凰、鹁鸪诸山的群峰连绵,由东北而西南巡通而去;向北望,可见一片片烟波水光中的圩田苇塘;向南看,大河两岸是一望无际的水田,点点风车,随风旋转;向西看,不远就是村民的院落,青瓦白墙,鳞次栉比,错落有致。

天井桥村共有2 00多户人家,分三个居民点:杨巷、章沟、木桥头。宽约四、五十米的锡漂河,由北向南,在村东穿过。这里河岔纵横,雨量充足,气候温和,盛产稻米、油菜、鱼虾,是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

大桥向南数十步,锡漂河有一股河岔向西延伸,约一里多处,紧靠河岔北边有几十户人家,这便是杨巷。王译的故居坐北朝南,两进院落,老门旧户。王诤就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这里的乡亲们说:“王诤就是在这水边长大的。”

祖父吴炳儒,务农,家有田20多亩,桑园10亩,房20间。生活来源主要靠农业及养蚕收入,又曾开过粉坊。当时在村里也算是“小康”之家。他一心希望两个儿子好好读书,出人头地。

父亲吴道援,字月帆,当过私塾教师。民国初年就读于常州政法学堂。毕业后,因“朝中无人”,未能青云直上。后靠同学帮助,在浙江省缙云县、江苏省宿迁县等穷乡僻壤,做了几年“典狱”、“户藉”之类的小吏。其余大部分时间失业在家。后有病瘫痪。他为人不善交往,但勤而好学。他说:“官场的事没玩头,不如好好读书,学点本事有饭吃。”父亲的性格、观念,对王诤产生了深刻的影响。30多年后,王诤在“自传”中写道:“父亲毕业于政法学堂,成绩亦好,政界难于谋职,故影响到自己转到学习专门技术,自主谋生。”

母亲庞秀英,勤劳贤慧,心地善良,在村里是有名的贤妻良母。她一生操持家务,终年忙碌;生54女,抚养9个孩子很不容易。每天一大早起床,为一家十多口人做饭、烧茶、洗衣、缝补、侍候孩子……两眼一睁,忙到息灯。天长日久,积劳成疾,体弱多病。

王诤排行第二。大哥幼年夭折,王诤事实上成了“老大”。他从小看到母亲终日辛劳,便主动帮助母亲照顾弟弟、妹妹,搞些家务,为母亲分忧。

天还不亮,母亲第一个起床。她悄悄走进厨房生火做饭。“呼啦— 呼啦—”,只要听见母亲拉风箱的声音,王诤便连忙爬起来,在黑暗中摸索着穿衣下床。然后,挨着个儿叫醒弟弟、妹妹,连说带哄地帮他们穿衣穿鞋,叠好被子,再挨个地扶他们下楼。最小的弟弟、妹妹,走不了楼梯,王诤便一个一个地抱着他们,用臀部蹭着楼梯,一步步挪下楼。就这样,把弟弟、妹妹弄到母亲身边,安顿好。接着便按照《朱子家训》的话,“黎明即起,洒扫庭除”,拿起扫帚,到门堂扫起地来。母亲到河边洗衣服,王诤便帮母亲抬木盆,并站在水里用木棒槌衣服。从小的劳动锻炼,逐步养成了王诤勤劳吃苦、不怕困难的好习惯。

父亲长期瘫痪,经常买药治病。老少三代,全家10多口,消耗日增,入不敷出,常靠借债维持生活。王诤的童年时代,家境日渐衰落,生活日趋清寒。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但偏偏没有米下锅。母亲虽然很困窘,但依然笑容可掬地招待客人。她悄悄地盼咐王诤,赶快到隔壁邻人家去借几斤谷子,并在他家石臼里捣成米,然后到门口河里淘干诤,再悄悄提回来。王诤按照母亲的吩咐,办得又快又好,毫无破绽。到吃饭时,母亲不声不响地端出了热腾腾的白米饭。这“无米之炊”,可以看出当时的家境和母亲的为人,也可以看出幼年王诤的聪明机智。他确实是母亲的好帮手。吃饭时,母亲特地为王诤多盛了半碗饭,望着儿子吃得那份香甜的样子,她的眼里又一次闪现出了欣慰的泪花。

母亲最喜欢王诤,王诤也最疼爱母亲。可以说他们母子一往情深。王诤离家参加革命后,20多年同家里不通音信。为此,母亲不知流了多少眼泪。解放后,年近古稀的老母被接到北京。当了共和国部长的王诤,对母亲十分孝敬,稍微有空就到母亲身边看看,同母亲说几句家常话。当母亲为孙儿、孙女缝缝补补时,王诤还要亲自为他穿针引线。由此,可以看出他对母亲的深情。

相关热词搜索:王诤传

上一篇:王诤传 (连载一)
下一篇:万维网发明者蒂姆·伯纳斯—李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