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通信维护技术行业的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新闻 > 通信人物 >
分享到: 收藏

TD之父李世鹤
2017-02-28 02:18:2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李世鹤1941年出生于重庆,博士,教授级高工,博士生导师,是电信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曾任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副总裁,被誉为TD
  李世鹤1941年出生于重庆,博士,教授级高工,博士生导师,是电信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曾任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副总裁,被誉为TD之父。长期从事科研和领导工作,在微波通信和移动通信领域有很高的造诣,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主导研发的TD-SCDMA为国际第三代移动通信 (3G)三大标准之一,是中国百年电信史上的创举。现为大唐移动的高级技术顾问,曾任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副总裁和首席科学家
  1963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电子科技大学),1966年研究生毕业于南京大学物理系,1982年获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博士
  1968~1993年,在中国邮电部第四研究所任工程师、总工程师、所长。1994年起,调任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副院长,1997年辞去行政职务。
  在微波通信和移动通信领域有很高的造诣,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从1985年起,专注于移动通信技术的研究。
  
  关于TD的故事
 
  1994年,李世鹤与另外两位同伴陈卫、徐广涵开始研究TD-SCDMA技术,最初的目标很单纯,就是想绕过高通CDMA标准的专利墙,开发一个新的系统。
  事情没想到越做越大。在不断地讨论中,TD的框架渐渐成型。1995年,时任邮电部科技司司长周寰与李世鹤三人见面,经过一番深入交流,周寰决定支持这三个纯粹的技术人员把TD搞出来。
  从后来的故事发展看,1995年周寰的这个决定,改变了李世鹤的命运,也改变了他自己。随后相当长的人生中,他们都被TD缠绕牵绊。
  不久之后,邮电部电信科学研究院与Cwill公司成立合资企业,李世鹤任董事长,陈卫任总经理。从这时起,TD的研发进入全面启动期。
  然而,李世鹤对于TD的执着并没有传染给另外两人。陈卫和徐广涵渐渐对TD前途产生怀疑,并最终离开了公司。在他们看来,把一个完全构想出来的标准落实,通过评审,到最终商业化,是一个及其漫长,甚至不可能完成的过程。
  这是李世鹤在TD道路上遭遇的第一个非技术性挫折,未来还有更多的困难等待着他。
  要想真的建立一套3G标准,除了本身的技术成熟度,还需要得到国家和国际标准组织的认可。
  1997年,在邮电部香山会议上,众人讨论,是否向国际电联提交TD 这一新生的3G备选方案。很多人都反对,其中并无多少恶意,仅仅考虑到巨大的难度和前途风险,就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最后在周寰的坚持和领导的支持下,邮电部最终决定将TD提交给国际电联。对于李世鹤来说,这一关过得虽然艰难,但也表明从此TD将会得到国家的支持。
  那一刻的李世鹤应该很高兴,但时至今日再看,TD与中国之间的故事,到底还是留下了太多未尽之意。
  随后便是1998年的国际电联3G标准初审。在10项备选方案中,TD并不起眼,国际厂商几乎不会对这一陌生标准给予支持。但在信产部致函给各外企驻华机构后,面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这些跨国企业改变了态度——TD得以通过评审。
  最终在2000年5月,TD被正式确立为国际三大3G标准。同年信产部科学技术研究院改制为大唐电信集团,周寰任董事长。李世鹤也从TD的标准设计转向如何商用,让标准落地。
  随后,便是长达九年的“狼来了”。每次有传闻说TD标准就快要试商用了,不久又有消息称,TD还需要再完善。整个产业对TD心存疑虑,那段时间李世鹤背靠着国家的大力支持,却看不到一个清晰的未来。
  时任中移动董事长王晓初曾表态,希望引入WCDMA技术,对于TD,他认为“这对运营商是个艰难选择”。
  这是2003年,中国最大的运营商,对TD的态度。
  就在所有人质疑TD,并认为这项技术可能会“安乐死”的时候,情况有突然发生了转折。这一次起到决定作用的,依然是来自国家的支持。
  2004年,中国总理出访荷兰,在当地接听了来自中国TD网络的国际长途电话——这对TD无疑是一次极佳的宣传。随后,年近退休,那几年里饱受质疑的李世鹤开始更多的出现在产业面前,为TD的推进不遗余力。
  时间到了2006年,信息产业部通过对TD的技术方案成熟度审核,宣布TD成为我国通信行业标准——那一刻所有的担心都成为历史,TD获得3G牌照只是时间的问题。
  从1995年到2006年,李世鹤说,“11年做这一件事情,足够了。”
  又过三年,TD牌照正式发放给中国移动。这场始于三个人的讨论,经历了漫长跌宕过程的故事终于有了圆满结果。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场国家意志对抗技术难度和产业壁垒的胜利,从另外一些角度看,这也是李世鹤个人的胜利——尽管这胜利来得太过艰难,还有点苦涩。
  今天我们重读李世鹤,会发现在英雄的背影中,多了些悲壮色彩。TD刚诞生时,李世鹤曾用近乎祈求的口吻对整个产业说,“给TD点时间,它会成长为精品”,在最艰难时刻,他曾讲过,“做TD并不比造原子弹更容易”,“不用它,它就永远不会成熟”……
  直到TD发牌几成定局的时候,李世鹤表示,“我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我已经是该退出历史舞台的人了。”
  随着中移动获得4G TD-LTE牌照,这场持续了十多年的TD故事,几乎走到了结尾。国际通信标准越来越像,殊途同归,这与李世鹤当年的初衷有些相违。只是在4G标准制定的时候,人们忽然发现,原来其中一项关键的技术,专利发明人来自中国,他叫李世鹤。
  “我们这一代人就这么过来了,也留下了一些足迹。”
  功过是非,江湖再无李世鹤。
TD之父李世鹤
 
  李世鹤1941年出生于重庆,博士,教授级高工,博士生导师,是电信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曾任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副总裁,被誉为TD之父。长期从事科研和领导工作,在微波通信和移动通信领域有很高的造诣,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主导研发的TD-SCDMA为国际第三代移动通信 (3G)三大标准之一,是中国百年电信史上的创举。现为大唐移动的高级技术顾问,曾任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副总裁和首席科学家
  1963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电子科技大学),1966年研究生毕业于南京大学物理系,1982年获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博士
  1968~1993年,在中国邮电部第四研究所任工程师、总工程师、所长。1994年起,调任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副院长,1997年辞去行政职务。
  在微波通信和移动通信领域有很高的造诣,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从1985年起,专注于移动通信技术的研究。
  
  关于TD的故事
  1994年,李世鹤与另外两位同伴陈卫、徐广涵开始研究TD-SCDMA技术,最初的目标很单纯,就是想绕过高通CDMA标准的专利墙,开发一个新的系统。
  事情没想到越做越大。在不断地讨论中,TD的框架渐渐成型。1995年,时任邮电部科技司司长周寰与李世鹤三人见面,经过一番深入交流,周寰决定支持这三个纯粹的技术人员把TD搞出来。
  从后来的故事发展看,1995年周寰的这个决定,改变了李世鹤的命运,也改变了他自己。随后相当长的人生中,他们都被TD缠绕牵绊。
  不久之后,邮电部电信科学研究院与Cwill公司成立合资企业,李世鹤任董事长,陈卫任总经理。从这时起,TD的研发进入全面启动期。
  然而,李世鹤对于TD的执着并没有传染给另外两人。陈卫和徐广涵渐渐对TD前途产生怀疑,并最终离开了公司。在他们看来,把一个完全构想出来的标准落实,通过评审,到最终商业化,是一个及其漫长,甚至不可能完成的过程。
  这是李世鹤在TD道路上遭遇的第一个非技术性挫折,未来还有更多的困难等待着他。
  要想真的建立一套3G标准,除了本身的技术成熟度,还需要得到国家和国际标准组织的认可。
  1997年,在邮电部香山会议上,众人讨论,是否向国际电联提交TD 这一新生的3G备选方案。很多人都反对,其中并无多少恶意,仅仅考虑到巨大的难度和前途风险,就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最后在周寰的坚持和领导的支持下,邮电部最终决定将TD提交给国际电联。对于李世鹤来说,这一关过得虽然艰难,但也表明从此TD将会得到国家的支持。
  那一刻的李世鹤应该很高兴,但时至今日再看,TD与中国之间的故事,到底还是留下了太多未尽之意。
  随后便是1998年的国际电联3G标准初审。在10项备选方案中,TD并不起眼,国际厂商几乎不会对这一陌生标准给予支持。但在信产部致函给各外企驻华机构后,面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这些跨国企业改变了态度——TD得以通过评审。
  最终在2000年5月,TD被正式确立为国际三大3G标准。同年信产部科学技术研究院改制为大唐电信集团,周寰任董事长。李世鹤也从TD的标准设计转向如何商用,让标准落地。
  随后,便是长达九年的“狼来了”。每次有传闻说TD标准就快要试商用了,不久又有消息称,TD还需要再完善。整个产业对TD心存疑虑,那段时间李世鹤背靠着国家的大力支持,却看不到一个清晰的未来。
  时任中移动董事长王晓初曾表态,希望引入WCDMA技术,对于TD,他认为“这对运营商是个艰难选择”。
  这是2003年,中国最大的运营商,对TD的态度。
  就在所有人质疑TD,并认为这项技术可能会“安乐死”的时候,情况有突然发生了转折。这一次起到决定作用的,依然是来自国家的支持。
  2004年,中国总理出访荷兰,在当地接听了来自中国TD网络的国际长途电话——这对TD无疑是一次极佳的宣传。随后,年近退休,那几年里饱受质疑的李世鹤开始更多的出现在产业面前,为TD的推进不遗余力。
  时间到了2006年,信息产业部通过对TD的技术方案成熟度审核,宣布TD成为我国通信行业标准——那一刻所有的担心都成为历史,TD获得3G牌照只是时间的问题。
  从1995年到2006年,李世鹤说,“11年做这一件事情,足够了。”
  又过三年,TD牌照正式发放给中国移动。这场始于三个人的讨论,经历了漫长跌宕过程的故事终于有了圆满结果。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场国家意志对抗技术难度和产业壁垒的胜利,从另外一些角度看,这也是李世鹤个人的胜利——尽管这胜利来得太过艰难,还有点苦涩。
  今天我们重读李世鹤,会发现在英雄的背影中,多了些悲壮色彩。TD刚诞生时,李世鹤曾用近乎祈求的口吻对整个产业说,“给TD点时间,它会成长为精品”,在最艰难时刻,他曾讲过,“做TD并不比造原子弹更容易”,“不用它,它就永远不会成熟”……
  直到TD发牌几成定局的时候,李世鹤表示,“我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我已经是该退出历史舞台的人了。”
  随着中移动获得4G TD-LTE牌照,这场持续了十多年的TD故事,几乎走到了结尾。国际通信标准越来越像,殊途同归,这与李世鹤当年的初衷有些相违。只是在4G标准制定的时候,人们忽然发现,原来其中一项关键的技术,专利发明人来自中国,他叫李世鹤。
  “我们这一代人就这么过来了,也留下了一些足迹。”
  功过是非,江湖再无李世鹤。

相关热词搜索:李世鹤

上一篇:特斯拉
下一篇:斯戳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