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通信维护技术行业的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 新闻 > 通信人物 >
分享到: 收藏

红色密码通讯第一人--张沈川
2017-02-18 21:17:24   来源:   评论:0 点击:

我在19、20岁时,做过多年党和军队的密码电报工作。密码通讯战线上有许多动人的人和事,张沈川就是其中的一个。周恩来筹建无线电密
  我在19、20岁时,做过多年党和军队的密码电报工作。密码通讯战线上有许多动人的人和事,张沈川就是其中的一个。

周恩来筹建无线电密码通讯

  中国共产党的无线电密码通讯,是在1928年下半年开始筹建的。1927年“八·七”会议后,革命形势发展迅速。在上海的中共中央与各红色根据地、各地下党组织以及“共产国际”的通讯联系,单靠密写、机要交通传递信函的办法保持联系,既慢又不十分可靠。因此,建立党和人民军队的无线电通讯联系,已成为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

  1928年6月,中共在莫斯科召开第六次代表大会,周恩来被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继续分工负责党的组织、军事、情报及安全保卫等工作。大会闭幕后,周恩来留在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汇报联系工作,并向苏联共产党学习有关军事、情报、保卫工作方面的经验,其中包括无线电密码通讯工作。

  1928年10月,周恩来回国到上海,立即着手筹建无线电密码通讯工作。他首先派共产党员张沈川,寻找学习无线电通讯技术的机会。

  张沈川,原名沈传,1901年生于湖南省慈利县阳和乡,苗族。

   十几岁时,他离开了苗乡,到长沙、青岛、广州等地,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运动。1919年“五四”运动时,他在青岛大学学习,成为学生领袖。

  1926年,张沈川南下广州,进入中山大学。他创办了“社会科学研究社”,受到了当时在中山大学任教的鲁迅先生的称赞和支持。

  北伐开始以后,张沈川随军出征,在北伐军政治部工作;11月到达江西南昌,经朱雅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到武汉,被分配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张沈川随党中央机关,由武汉迁移到上海,转入地下,担任法租界南区街道党支部书记。他工作细心,遇事沉着。

  1928年10月中旬的一天,他接到中央领导化名伍豪的周恩来同志找他谈话的通知。周恩来语重心长地对他说:“现在有一项新的任务,需要你去完成。由于形势的发展和需要,我们的党急需要建立无线电密码通讯联系。为此,首先要有掌握无线电通讯技术的同志,党决定你第一个去学习这项技术。”张沈川愉快地接受了任务,此后,他不再担任法租界街道党支部书记,调中央特科,归黎明(顾顺章)领导,由李强联系。

敌台练技

  1928年10月下旬,张沈川从报刊上看到上海无线电学校的招生广告,他心中一动,按照校址寻去,只见门口挂着:“上海无线电学校”、“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第六军电台”两块牌子,门口还有持枪士兵站岗。张沈川见状,一阵欣喜,心想:“真是一个大好时机,既是无线电学校,又是军用电台。如果能考进去,不仅能学到无线电通讯技术,而且还可能从中获取必要的情报。”他立即向党组织汇报,经同意,化名张燕铭报考,被录取。

   开始时,张沈川和其他学员一样,每日里听课和实习。他一心扑在学习上,昼夜努力,因为这是党交给的任务。中央特科由李强出面给张沈川买了电键、蜂鸣器、耳机、电池等器材,以后还购买了矿石收音机。

  后来,无线电学校校长兼第六军用电台台长刘鹤年见张沈川老成,学习成绩又好,就让他到第六军用电台实习。张沈川利用这一机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掌握了收、发报技能,而且经过测验,几乎没有差错。刘鹤年听说后决定让张沈川参加值夜班。当时电台报务员都想夜晚外出,过夜生活,对值夜班不大情愿,见张沈川业务逐渐熟练,人又老成稳重,就将值夜班的事全交给了他。

  于是,张沈川得以在完成值班任务之外,带上耳机收听收抄天空中传来的密码。他首先盯住国民党军、政电台密码通讯,找出其经常出现的波长、呼号,组码规律,进行推理研究。国民党军队无线电通讯报务员和看守译密码的机要人员是合在一起的,其使用的密码本保管虽很严密,但也有疏漏。利用这些机会,张沈川获取了国民党军事密码两种。

  张沈川又利用这些密码,试看翻译收抄来的电码,从中获得有用的情报,及时转交党的领导人。一次,张沈川听到一种呼号连续出现,他用密码本翻译出所抄收的电码,原来是广西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电台发来的。内容是第四军师长李明瑞报请国民党财政部长宋子文拨款3000元,要在上海购买书籍。张沈川设法将3000元拨款取出,交给中共中央宣传部代购进步书籍运到广西李明瑞师。这件事,对促进1929年李明瑞、俞作柏反蒋起义(该师改编成邓小平、张云逸所领导的红军),也起了一定促进作用。

研制第一台发报机的人

  张沈川离开上海无线电通讯学校和第六军电台后,根据周恩来的指示,积极参与筹备我党我军无线电密码通讯工作。他分工负责制造地下电台收发报机和培训无线电报务员。

  在白色恐怖下,张沈川采取登门造访、个别传授的方法为指定的地下党员讲解无线电通讯操作技术。他先后培养了黄尚英、王子纲、蒲秋潮(女)等一批党的无线电通讯人才。

  张沈川还在李强租借的大西路(今万皇渡路)福康里9号3楼内,用购置来的无线电器材、零件,研制收发报机。因为国民党反动当局控制很严,不仅无线电收、发报机无处购买,连器材、零件的购买也困难。张沈川先凭借学到的技术,绘制线路图,然后与李强锯、打、铣、焊,几次失败,几次重来,终于将无线电收、发报机制造出来了。他以业余无线电爱好者的名义按波长、呼叫号,呼叫其他业余电台,都得到了回应。经反复测试,这台无线电收、发报机性能良好。

  这时,周恩来根据所获得的各种密码本资料,结合汉字和阿拉伯数码的特点,反复钻研,亲自编成了我党我军通讯密码本。并从一开始,就将拍发无线电密码电报的报务员,与翻译密码电报的机要人员严格分开,既各成系统,又互相协作,以增强保密性。

  1929年12月17日,根据周恩来的指示,李强和黄尚英携带电台和密码本,从上海到香港中共中央南方局,在九龙半岛弥敦道旁小街的一幢楼的四层上架设起地下电台,与上海党中央张沈川等人操作的电台进行联系。

  1930年1月15日这一天,两座电台,相距几千里用无线电密码沟通了联络。张沈川和黄尚英各自用电键拍出密码,互相祝贺无线电密码通讯成功。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无线电碍码通讯正式诞生。担任翻译电报的第一批机要人员也产生了,其中有邓颖超、李强、钱壮飞等。

  不久,江西苏区红军缴获了国民党军队的无线电台,红军中也建立了无线电密码通讯指挥系统。毛泽东同志高兴地说:“由于无线电的建立,纵使我们在农村环境中,但我们在政治上却不是孤立的,我们和全世界的关系是很密切的。同时,纵使革命在各个农村是被分割的,而经过无线电,也就能够形成集中指导了。”

白色恐怖中的红色电波

  1929年到1930年,由于白鑫、顾顺章等人相继叛变投敌,上海的白色恐怖更加严重,单身男、女居住很不安全。根据组织上的决定,张沈川与蒲秋潮扮作“夫妻”住在一起,继续地下电台的收发报通讯工作,并且继续教授、培训党的无线电通讯人才。

  1930年12月,张沈川在法租界巨鹿路四成里12号给无线电技术学员讲课时,被国民党反动军警逮捕入狱。在狱中,他经受了严刑拷打和政治利诱,拒不吐实,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后,国共合作抗日,蒋介石被迫释放政治犯,张沈川出狱。他继续隐蔽自己,为党工作。1946年,他担任联合国二战善后救济总署烟台办事处副主任时,将大量救济物资运送到山东解放区,支援解放战争。

  全国解放后,张沈川调中国科学院工作,以后因照顾他身体,到中国科学院湖南分院任职。

  张沈川1991年7月25日在长沙病逝,享年90岁。

相关热词搜索:一人 红色 密码

上一篇:波波夫
下一篇:考劳罗夫